1. <rp id="gsvte"></rp>
  2. <u id="gsvte"></u>
    
    
    1. <input id="gsvte"></input>

      積極的心理暗示 正確的輿論導向

       

      積極的心理暗示  正確的輿論導向

      ——班主任成功治班的思想精髓

       

      223200  翔宇教育集團江蘇省淮安外國語學校  林以廣

       

      班主任治班,績效如何,跟班主任的治班思想有很大關系。蘇霍姆林斯基說過:“領導者首先是思想上的領導,然后才是行政上的領導。”一個成功的班主任,當然也應該是首先從思想上進行管理的班主任。在班級管理中,成功的班主任會始終對學生進行積極的心理暗示和正確的輿論導向。

      一種觀念、一種情感、一個愿望、一個判斷在一個人的心中出現或起作用,就叫暗示,暗示能影響人的觀念、情感、意志、行為等。輿論導向就是運用輿論操縱人們的意識,引導人們的意向,從而控制人們的行為。

      《馬太福音》里有這樣一個很有意味的故事——

      耶穌和他的門徒在跋涉途中感到饑渴勞累。耶穌發現了一棵無花果樹長得漂亮但沒有果實,耶穌因為它沒有果實而詛咒了它。第二天,當他們再次路過這棵樹時,門徒發現這棵樹已經枯死了。

      我們無須討論這個故事的真偽,但我們確信暗示和導向作用的存在。消極的暗示必然產生消極的影響,正確的導向必然指引正確的道路。班主任在班級管理中經常進行積極的心理暗示和正確的輿論導向,扎扎實實地做好學生的心理指導和調節工作,不但能激發學生的自我意識和主體意識,而且能激發出每個學生為集體做貢獻的潛能,還可以避免一些重大問題的發生,從而使整個班集體健康和諧地發展下去。作為一個班集體的當家人,班主任不妨這樣去做——

      做一個精神的領袖,給學生以向善的定力

      物質的貧乏并不可怕,精神的空虛才更叫人恐慌。

      前段時間,傳媒都在大肆報道一則消息:一個蘭州姑娘,想見劉德華竟然想了12年,幾近癡迷狀態,更有甚者是他父親要賣腎為女兒提供去香港的路費。這是一個追星和崇拜偶像的時代,這個姑娘可能只是一個極端的例子,學生中追星、捧星、迷星的比比皆是,他們大多迷失自我,缺乏精神,忽略了自己就是燦爛星河中的一顆。其實,孩子追星正是自我追求自我表現的一種異化。身為教師,我們的職責不僅在于教書,更在于育人。當班主任,我們就要做好學生的精神領袖,不斷地進行正確的輿論導向,引領孩子們追求積極的精神生活。在跟孩子們談人生的時候,我很坦誠地說過:我也喜歡聽周杰倫,喜歡他的《蝸牛》;我也喜歡看姚明,喜歡看姚明的灌籃。但我不想成為周杰倫和姚明,我敬佩他們孜孜以求終成明星的執著就夠了,我有我的理想,我要成為我自己。

      童話大王鄭淵潔說,所謂的差生,是差老師和差家長聯手締造出來的。情理上我不能接受,但我完全相信這是真的。在成長的過程中,孩子必然會有無心的失誤,會遭遇挫折和失敗,我們必須給他們以積極的、陽光的引導。一味地指責,只能使孩子失去自信,走向自暴自棄,走向真正的“沒出息”。像愛迪生、錢鐘書這樣的孩提時愚鈍、調皮甚至頑劣,而最終成為名垂青史的大家的例子可以說不勝枚舉。那么,如何引領孩子,就應該成為一個課題,我們得用心去研究。即便孩子 “接二連三”地在“條條塊塊”上犯錯誤,班主任仍然不能氣昏了頭,現在的孩子并不“單純”,他們的頭腦比我們轉得快,想得多,我們如果“老生常談”,孩子勢必“聽而不聞”。我們真的要能使他們常常“耳目一新”,常常受到“超級震撼”,我們得在教育策略上多動腦筋。

      有一句話我深信不疑,那就是“除掉雜草的最好方法是種莊稼”。在我以前帶過的班上,有三件小事,讓我很欣慰,我至今仍然記憶深刻:一是一個叫吳瑕的女孩哭著告訴我她放在抽屜里的伙食費被人偷了,我沒有展開調查,只布置大家寫了一篇日記《吳瑕為誰而流淚》,結果吳瑕的錢奇跡般地回來了。二是一個叫紀珂的孩子向我匯報他懷疑朱旺同學可能偷了一部網絡學習機,使得朱旺能夠及時地迷途知返。三是外班一個叫小凡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在我還沒發出倡議之前,班委就組織了一次捐款,同學們把自己的零花錢全都捐了出去。所有這些,我覺得都是精神引領的結果。

      物質的貧乏可以用物質去救濟,精神的空虛只能用精神來填補。也許我們最終也抵達不到崇高,但我們卻可以仰望,我們必須在心靈根底樹起精神的星座,讓崇高引領自己在人世間行走,支撐起富于意義和價值的生命世界。

      做一個思想的向導,給學生以向前的動力

      “一旦埋下了種子,開花只是遲早的事”。所以,班主任不僅要有自己的思想,更要做學生的思想領袖,引領他們做自己思想的建設者。一般新接手一個班級,我都要努力做好三件事。

      一、建設班級文化,營造和諧氛圍

      組建強有力的班委會和建立健全的班級管理制度,對于一個班集體的發展來說是必需的“剛”,但是建設健康的班級文化更有其不可或缺的“柔”的作用。把班級建設成為孩子們的精神樂園,就能很自然地產生一種潛移默化滲透心靈的力量,對于形成一個集體具有崇高的統一目標、堅強的領導核心、正確的輿論導向、自覺的紀律意識和優秀的傳統作風,都有著重要的意義。

      所以,我和孩子們一起起草《我們的宣言》和《班級精神》;由班委輪流主持,定期召開主題班會,自主地開展有意義的主題教育活動;每天堅持開晨會,設有諸如《一日常規播報》、《1分鐘演講》、《小事評點》、《音樂欣賞》、《美文推薦》這樣固定的版塊;建設“書香班級”,自覺地接受《老人與海》、《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等名著的薰染;堅持寫日記,記錄成長歷程……

      二、培養團隊精神,激發競爭熱情

      班主任要與孩子們一起商量制訂班級的發展目標和個人的成長目標,讓孩子們“跳一跳,就能摘到桃子”。一個集體,堅不可摧的力量來自于大家齊心協力的團隊精神,來自于大家為集體作貢獻的熱情。所以,班主任要不斷灌輸“班榮我榮,班恥我恥”的思想。在鼓勵和評價孩子時,我常說這樣兩句話:少比聰明,多比勤奮;少比優秀,多比進步。大家都知道,高速旋轉的陀螺才能立而不倒。怎樣讓孩子們“轉”起來呢?我把班級平均分成幾個以班委會常委為組長的合作小組,讓他們組內合作組外競爭,不斷激發他們的斗志和熱情。我已經連續好幾年都一直把《誰動了我的奶酪》、《給加西亞的信》、《沒有任何借口》這三本書推薦給孩子們,和他們一起翻閱,一起討論。

      三、關注個體心理,引導個性發展

      我們有時會發現,一些同學的心理狀態與學校和教師對班級提出的要求有差距。班主任要從全局出發,及時溝通,糾正學生心理上的偏差,使學生的心理趨向與群體目標保持一致。

      孩子犯了錯誤,不少老師多會抓住時機,在全體同學面前“開批斗會”,俗說“殺雞給猴看”。我以為,“殺雞給猴看”對“雞”和“猴”都是一種負面的心理暗示。盡管“雞”是錯的,甚至連“猴”也討厭“雞”,但是,“雞”可殺不可辱,今天殺的是“雞”,指不定哪天,你還要殺“猴”的。你怕出事兒,你老在“強化”,“猴”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總會有事兒來找你:你班會課上說得唾沫星子直飛,明天升國旗別忘了穿校服,你逮著一個他還問你什么時候說的;你把窗戶搭扣換上才兩個星期就又神不鬼不覺地壞了;你剛把位置排好,就有人說脾氣合不來要換……這就是負暗示的結果。所以,尊重孩子,關注孩子的心理,經常找孩子談心,引領孩子健康陽光地發展,才是班主任真正要做的事。

      有一個成功的班主任在他的教育札記中總結了自己的治班心得:力量在于目標,核心在于尊重,重點在于氛圍,關鍵在于疏導,成果在于鞏固。不敢說這是至理名言,但絕對是多年班主任心血的結晶。

      做一個行動的楷模,給學生以向上的活力

      “如先改變自己,對方也會改變;對方有了改變,心境也會改變;心境有了改變,言詞也會改變;言詞一有改變,態度也會改變;態度一有改變,習慣就會改變;習慣一有改變,運氣就會改變;運氣一有改變,人生隨之改變!”多米諾骨牌效應,啟發我們的多米諾思維。在這個世界上,你不可以忽視任何一個微小的事物,往往一個微小的東西很可能就是改變大局的觸發點。

      其實一個老師,特別是班主任,值得學生信賴的首先并不是他的學識。有一天,一個叫筱筱的孩子對我說,“昨天,在你的辦公室里,你在宋佳的肩上拍了拍。要是你也能拍拍我的肩膀多好。”有些小女生寫信說,老師你笑起來其實是挺好看的,但愿你的牙齒天天曬太陽。這些孩子的話語難道不是對我們工作細節的一種提醒嗎?有一回輔導課,我讓孩子們做作業紙。一會兒,有一個“調皮蛋”喊了起來:“我沒拿到作業紙。”又一個“調皮蛋”也說作業紙沒拿到。作業紙一般不會少,但又不值得去理論,我就說:“去我的辦公室里看看。”兩個人相繼站起來準備出去“透風”,我沒有批評他們,只是說:“用得著兩個人去抬嗎?一個人去扛就夠了。”同學們笑了,他們也笑了。這樣的效果是厲聲呵斥可以比擬的嗎?

      孩子需要教育,但要看你怎樣去教育。請看下面的一則教育札記——

      “這段時間,孩子們很興奮。

      校第五屆體育節,我們班有一個足球項目。孩子們自行組織了一支球隊,統一球衣,隊長、前鋒、后衛、守門員,各司其職,像模像樣的。還沒開賽呢,就已利用星期天和晚自習前的那么一丁點兒時間訓練了幾回。

      那天,我去摸鬮,抽了個1號,輪空,直接進了八強。到昨天,他們又已經連勝兩場,取得了爭奪冠亞軍的資格。這是包括他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事。論實力,他們并不是全校最強。但是他們打拼得很頑強,就連從來跟體育都不怎么沾邊兒的女孩子們都把嗓子給喊啞了。

      其實我對足球并不很懂,但是我不能不被他們感染著。

      你說也怪,你平日里三令五申地要求自習課上不得講話,可總有幾個“刺頭”。今天,不一樣了,夕會的時候,我不放心,去班里看了看,嘿,班委正在開會呢,大家聽得十分認真,今天的會開得特別的好。更讓我欣喜的是,竟有十多位同學搶著承包了六個大窗戶的保潔任務,都已經擦得雪亮的了。

      本來,我是帶著一件事來的。白天,微機老師告訴我,陳維林把黃晶的閑書《水晶般透明》帶在課堂上看。我最終還是沒有當著大家的面講這件事,我真的不想掃大家的興。

      我決定明早與他們個別談心。”

      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樣子。班主任的魅力往往正體現在工作的每一個細節上。所以,我帶班,要求學生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像朱自清的《春》這樣的美文,我總是背給學生聽了之后,再抽他們背。從班級書柜上拿一本書,我總要到管理員同學處登記一下,學生借書也就很自覺地履行借閱手續。在教室地面上看到紙屑,我會不動聲色地撿起來放到紙簍里,所以我的教室衛生常常保持得很好。我一有作品發表,我首先會告訴給孩子們,不僅是與他們一同分享快樂,更能激發他們創作的熱情。像王韜同學的《草》、陳明曦同學的《生死攸關的考試》等作品的發表無不在孩子們的心湖里激起一輪一輪的漣漪。

      最后,我引用黎巴嫩詩人紀伯倫的一句話,與所有的班主任共勉——

      生活的確是黑暗的,除非有了渴望;所有渴望都是盲目的,除非有了知識;一切的知識都是無用的,除非有了工作;所有工作都是空虛的,除非有了愛;當你們帶著愛工作時,你們就與自己、與他人、與上帝合為一體。

      • 上一篇:沒有了!
      4399手机看片免费